残酷物语!武磊师哥退役后去挖煤 月薪最低时两千多

“我第一次赶早高峰地铁,觉得不可思议。看到一个人,硬挤挤不上去,被门夹了三下,终于进去了。我想,这是在干嘛,他一个月能赚多少钱啊,要冒这样的生命危险去上班?

后来自己上班就懂了,因为迟到要扣钱的,迟到三次,一个月300块全勤奖就没了,300块够乘一个月的地铁来……后来转到矿产部,每天工作就是破煤,把几百公斤的煤破到几百克。第一天活儿做好,疯特了。这人,就像从柏油里捞出来的,洗完澡水是墨黑的。但这样,我每个月工资就能涨到6、7千了。”——寿毅杰。

寿毅杰和武磊
寿毅杰和武磊

——根宝基地当年这批孩子中,如今还在踢职业联赛的只是凤毛麟角的一小撮。而其余的大部分则已经早早走上社会,摸爬滚打了很多年,也被现实蹂躏了一次又一次。寿毅杰和周涵晶,这两名根宝基地早期的学员,将在下文自述离开崇明岛及至走上社会这一路的经历。

这是属于普通人的挣扎史、奋斗史和觉悟史,因为普通,所以每个人都可以在其中找到自己的影子,并不禁思考:除了世俗意义上的成功,是否还有另一种意义的成功——也许赚不了很多钱,但能够做到自食其力;也许默默无闻,但懂得生命里最宝贵的是什么,然后努力珍惜和守护。

寿毅杰自述:我们和这个社会互不理解

我是88年这一批的,我们这批人的爸妈,哪怕到了现在偶尔说起那时候的事情还是老生气的。

在根宝基地呆了三年,因为资金紧缺,加上也不是奥运、全运年龄段的球员,我们这批人被分流到宝山俱乐部了。去宝山前,家长互相间通气,不想过去,想去浙江绿城,因为他们的梯队做得也很好,去那里兴许能踢出来。

后来到上海足协打听,足协不肯放,说“万一去了绿城结果踢出来了,怎么办?上头怪下来,问这批人是谁放出去的?谁会担这个责?”

残酷物语!武磊师哥退役后去挖煤 月薪最低时两千多

一场豪赌,大部分都输了

听到这种话,不管是做家长的还是作为球员的我们心里都很绝望的。我爸妈那时候工资加在一起2000块出头,一个月要交给根宝基地600生活费,真的是下了血本在培养我踢球。

其实根宝基地绝大多数球员的家庭状况都是这样,每家都是在豪赌,输掉的是大部分。到最后,我们也没踢出来,钞票也没赚到,全家人的日子也没好过到哪里。我小时候读书很好,是学校里的大队长,所以我爸妈到现在也常常想:如果当初没有选择足球这条路,我的人生会是什么样?

但我也不后悔。如果一路书读上去,我就不是现在的性格脾气了。小时候我非常内向,等于是这段在根宝基地的生活彻底改变了自己。踢球的时候可能还意识不到,只有等你真正走上社会,才知道原来一个人的性格对于他的人生可以起到这么重要的影响。我不算成功,但我知道性格怎么让一个人的路越走越窄,这都是后话了。

我们刚到岛上一星期,教练说可以打电话回去,每人讲3分钟。打电话的队伍排得老长,我电话拿起来讲了三句,眼泪水要掉出来了。当时两个礼拜放一次假,礼拜天晚上五点多人民广场集合,家里四点吃晚饭,反正这顿饭是随便怎样都吃不下的。

有人想家想到真的逃回去了。教练晚上查房发现人没了,慌了,使劲儿打电话,找不到人。后来过了一段时间,他爸妈打电话来说,人在家里了。这才搞清楚是怎么回去的啊?给我们送水的车不是市区开过来的嘛,我们水搬完空桶扔上去,他躲在桶后面,一路跟着车回去了。结棍哇?就这样不踢了。

基地宾馆造好以后,我们住过一阵。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呢?柏佳骏调皮啊,翻墙去别人房间,差点摔下去,亏得被谁拉了一把,否则活活摔死。出了这件事,宾馆不让住了,搬到室内足球场上面去了。

残酷物语!武磊师哥退役后去挖煤 月薪最低时两千多

“89年的都有两个孩子啦?”

2003年,我们被分流到宝山俱乐部。这本身是一件很让人绝望的事,但矛盾的是,我竟然是在那里才学会了足球到底该怎么踢。

我们当时的教练叫张春浩,刚带队的时候还不满30岁。接受西方的东西比较多,不像传统教练,带队方式完全不一样。老教练习惯打骂,但他懂得理解和包容,对我们更多是引导。

有意思的是,也是他教我们学会了喝咖啡。我们这些人第一次喝真正的咖啡,是在浦东滨江大道上许留山旁边一家咖啡馆。他告诉我们,“咖啡不是一枪头喝掉的哦,最主要是大家中间交流的这个过程。”他不单单和我们探讨足球,还教授了很多道理。“都说做一件事要用心,那么怎样才叫用心?”我一直记到现在,他是这样说的,“就是一口气要沉下去,气沉下去了,整个人的气场也就不一样了。”

上一篇:A式官宣!鲁能签约曼联大将3年 费莱尼将征战中超! 下一篇:鲁媒:鲁能明后天官宣费莱尼 春节前能抵达中国
香港内部正版资枓大全